千亿电竞产业背后:“电竞小镇”为时过早?

千亿电竞产业背后:“电竞小镇”为时过早?

本报记者/陈溢波/吴可仲/上海/北京报道

一个多月前,亚奥理事会宣布,将电竞纳入2022年杭州亚运会竞赛项目。近日,爱奇艺体育CEO喻凌霄在公开场合表示:“电竞不是体育,哪怕进了亚运会我也不认账。”这种质疑又一次将电竞的话题引爆舆论场。

有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或将达到1353.1亿元。不过,在市场表面繁荣背后,此前国内争先上马的电竞小镇,境况其实大多并不乐观。即便是在享有先发优势的中国上海,也并不能真正独树一帜。

近期,《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实地走访发现,位于上海市临港万祥分城区的万祥产业园曾公开宣称在2019年底建成电竞小镇,实际上,万祥产业园还没有电竞相关企业入驻。目前,宝山区高境镇大多呈现的也是一些零星散布的网咖。

有受访人士向记者称,其实从电竞本身作为数字体育的特性来说,它并不需要建一个所谓的“小镇”,一定要在一个地方聚合,有很强的关于地缘上的现实需求。但也有观点认为,主要还是因为支撑一个“小镇”实体的内容或场景生态没有完全真正发展成熟,一旦发展成熟,小镇内的各个产业都能形成相互协同的内循环,不仅能服务B端用户,还能产生C端用户的消费行为。正是因为当前这些并未发展成熟,所以叫“小镇”也为时过早。

为什么是上海?

在电竞圈,一直都有“全球电竞看中国,中国电竞看上海”,甚至是“上海电竞看灵石路”的说法。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向记者表示,从全球来看,中国是世界电竞行业发展的一个主要的用户集散地,中国的用户体量大。而从整个中国来看,上海之前就有政府层面的相关背书,说是要建设“全球电竞之都”,另外,上海的电竞企业密度也比较高。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电竞商业化研究报告》,2019年,中国整体的电竞用户规模达到4.7亿,预计2021年将达到5.5亿。

有数据显示,2020年电竞市场规模或将达到1353.1亿元。从全世界范围看,2019年,中国的电竞市场营收规模在美国之后,位居全球第二,占比为19%。

毛线互娱CEO陈笑表示,上海有很多发展电竞相关产业的先发优势,像一些头部的游戏厂商、俱乐部、赛事运营公司,大多也都在上海,它整个的生态链是比较完整的,这就形成了虹吸效应。从全国来看,上海相较其他城市在电竞这块的布局也更早,发展前景可能也要更好一些。

“现在也有一些其他区域在赶超,像S11的举办城市就落在了深圳,但目前来讲,至少在S11举办之前,基本上国际性的顶级赛事、项目,包括英雄联盟的S10都落在上海的。”陈笑补充道。

此外,在广州游戏产业年会上,完美世界CEO萧泓当时也在现场提及,上海在电竞方面的产业链,相较全国其他城市更为成熟和完善,相关供应链上涉及的供应商就有七八十家。

“详细规划还未批复”

作为中国电竞业发展的龙头城市,上海对电竞发展方面的支持,一个很显著的例子就是“电竞小镇”。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及周边地区曾纷纷部署电竞小镇、电竞馆。其中,临港电竞小镇(万祥)计划在2019年底建成。

近期,记者来到位于临港万祥分城区的万祥产业园,但并未发现有电竞相关企业进驻。万祥产业园人士告诉记者,这主要是因为“土地的详细规划还没有做出来,具体的批复时间估计在2021年左右,或许等这些规划都出来了,才会有相关的电竞企业入驻”。

对于临港发展电竞业的情况,陈笑在采访中还表示,其实,临港也有一些利于发展该行业的特点。在他看来,这里有政策的支持;而等到未来行业的发展到了一定的成熟度,即便从上海市区过去的路途非常遥远,但应该也会有忠实的电竞爱好者过去看;这里还有像特斯拉中国工厂、互联网公司,而这些企业的员工年龄大多都比较年轻化,属于电竞想要触达的人群,相当于在市区之外,又为这些年轻人提供了新的更近的业余文娱活动场所。从某种角度来讲,它是一个小的卫星城。

此外,在2019年底,有报道称,上海宝山区高境镇吸引了一些相关企业入驻,高境“电竞小镇”建设全面启动。

记者走访发现,在距离高境镇政府所在地并不远的一栋大楼内,挂着“上海电子竞技运动中心”的招牌,但周边却堆砌着满满当当的杂物,大门也紧锁着。旁边的麦当劳工作人员向记者称,这里已经荒弃了很久。

在当地的新业坊电竞馆,有物业人员向记者透露,有部分时段还有人来到这里打比赛,但如果没有比赛,就处于闭馆的状态。

据了解,宝山区除了有新业坊电竞馆,还有中成智谷云SPACE 秀场、云域电竞中心等电竞馆,还曾举办腾讯CF 9周年盛典、FIFA亚洲总决赛、剑网3大师赛等,也集聚了烨侃、淼烊、OMG战队、RW 战队等电竞企业和战队。

陈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事实上,就上海的电竞业发展的情况来看,灵石路是一个起源地,上海在电竞产业上的布局总体比较精细,一直鼓励避免进行过多同质化的竞争,鼓励在当地有优质资源的区域中分布开来,而不是说统一的只扎堆在一个地方,现在,像闵行、青浦、静安、宝山等各区也都在大力发展电竞产业。

值得关注的是,玩加电竞此前在《2019年电竞行业深度调研报告》中也提到,前几年在全国多个地方兴起的电竞小镇,大多数因远离电竞主场而面临生存危机,大部分电竞小镇可能会以失败告终。这背后的原因主要是没有足够的产业基础;缺少完善的配套设施及足够的电竞从业人员;大部分电竞赛事主办方都选择在一线城市,极少会跑到偏远小镇举办,并且偏远的电竞小镇无人流,再加上无电竞项目,使得巨额投资打水漂;房企自身在游戏产业资源不足,缺乏强IP。

谈“小镇”为时过早?

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发现,关于电竞小镇的建设,是否真的有必要,业内还持不同观点。

有受访人士甚至认为,电竞业并不需要电竞小镇这样的发展形态,但也有人认为,现在只是相关的“电竞+场景”还没有足够丰富和成熟,谈“小镇”的概念有点早,或许更合适的称呼应该还是园区,而等到这些场景都发展成熟后,“小镇”该有的产业集群、集聚效应也会显现出来。

张书乐向记者称,事实上,直到2015年,直播的发展才将中国电竞业往前推动,在这之前,业内还有“肉松饼拯救电竞”的自嘲,所以,整体来看,这个行业还处在一个“草创”阶段,大家都是草台班子,也就是说,在这样一个还处在冲关发展的阶段,相关的衍生链条就能一下子一步到位地发展起来,这就显得不太现实。

张书乐此前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及,“中国电竞业现在最大的问题或是衍生场景和盈利模式没有打通的问题,电竞题材的影视剧虽然开始出现,但还并不能以一两个孤例来说明周边衍生的渠道就已经完全打通了。”

“电竞的场景是蓝海,但现在还没有打开,业内当前其实还处在摸索期”,张书乐向记者表示,电竞作为一种数字体育的形式,它本身的特性决定了并没有很强的必要性或需求去做一个线下的具有集聚作用的电竞馆或电竞小镇。

上述电竞行业投资人也向记者称,从投资的角度,“电竞小镇是房地产行业的事,跟电竞没有关系”。对于上述观点,陈笑向记者提到,其实说“小镇”的概念确实有点早,即便是像上海这样的城市,目前因为“电竞小镇”内容或场景生态没有真正发展成熟,所以,其实说“园区”或“中心”的概念可能更合适。

在陈笑看来,“电竞小镇”和“电竞园区”说法不同,其实实质也有差异。一般“小镇”需要有更完整的协同性的产业生态链,它更强调要有面对C端的消费需求和消费行为,它能将很多东西在一个小镇中完成内循环,比如说俱乐部大赛事运营、主题餐馆等,要同时能够去服务好C端和B端的客户。而作为“园区”,更多的还是强调服务好B端,方便业内相关方的相互沟通、协同和配合而已。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