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的二三四五:曾是互联网界翘楚 如今竟成理财大师?

落伍的二三四五:曾是互联网界翘楚,如今竟成理财大师?

来源:证券之星

近日,江苏银行发布公告,旗下子公司苏银凯基消费金融有限公司获批开业,为国内第28家消费金融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彼时位列股东名单中的二三四五(002195.SZ)不见踪影,紧接着补位的是五星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对于二三四五“出走”的原因,恐是其近年来业绩持续下滑。

一月底披露的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其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约8.06亿元至9.98亿元,同比下降206.23%至231.53%。

另外,公告中提到的巨额商誉减值也格外引人瞩目。其2014年重大资产重组通过发行股份方式收购的上海二三四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形成的24亿元商誉存在减值迹象,拟对该部分商誉计提减值准备11.96亿-13.48亿元。

二三四五作为老牌互联网企业,旗下浏览器产品曾一度位列前茅,在安全软件上也是国内少数能和360抗衡的翘楚之一。但互联网几番浪潮过后,其逐渐落伍,目前已沦为二流企业。

更令人咂舌的是,在业务转型屡屡受挫后,公司竟化身“理财大师”,除经营必要的现金外,把大部分资金都拿去买理财产品,并且理财收益成了利润构成的重要组成部分。

核心业务连年萎缩

二三四五在2015年上市之后,核心业务并未迎来爆发式增长,在经历2018年PC端(8.89亿元)、移动端(15.91亿元)短暂高光时刻后,营收连年萎缩。

公司赖以生存的是2345浏览器及周边产品,即业内戏称的“2345全家桶”,包括网站导航、杀毒软件、看图软件、解压软件等。在移动互联网尚未普及的PC时代,其依赖盗版Windows系统、积分返现等操作手法快速崛起,成为装机必备的软件之一,看家产品2345浏览器曾在PC端中排名第五。

然而,二三四五虽然通过捆绑下载和病毒式营销一度攫取了巨额装机量,但在经历几年高速增长后,最终还是尝到了杀鸡取卵的苦果。

由于漫天飞舞的广告轰炸,2345口碑不断下滑,其恶意推广、劫持主页的种种行为更是被主流媒体点名批评。有用户甚至戏称,电脑装了2345全家桶后,连360这个流氓都治不了,可谓是流氓中的流氓。

随着免费网络安全软件的普及,以及Windows 10加强了对流氓软件的清理,二三四五的软件安装率急转直下。在某主流电脑软件下载网站上,二三四五的核心产品2345浏览器的下载排名甚至未进入浏览器前10,其他产品的下载量更是少得可怜。

另外,在移动互联网浪潮波涛汹涌之际,二三四五也并未抓住时机革新核心业务,此后几年便一直处于吃老本的状态。加上忽视用户体验,2345产品逐渐被广大用户抛弃,公司也掉出了互联网界的第一梯队。

不过,公司董事长陈于冰似乎也志不在此,在上市之后便紧锣密鼓地布局互联网金融产品。公司在2014年财报中称,力争将互联网金融服务业务作为公司新的战略增长点。

布局金融7年终成空

在2014年,二三四五进军小贷行业,推出现金贷产品“2345贷款王”(早期名为“随心贷”),之后还陆续推出“2345车贷王”“2345商贷王”,布局汽车金融等业务。

得益于小贷业务,二三四五在2014年一改颓势,营收及净利于当年分别录得64.14%和301.70%的大幅增长。

2015年,二三四五的互联金融体系开始成型,以子版块单独罗列。也正是2015年,其设立了全资子公司上海二三四五海隆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作为开展互联网金融服务业务的主体。

在2015年的营收中,由互联网金融服务业务、互联网信息服务构成的互联网业务贡献了近七成,而前一年的占比仅为33.76%,金融业务俨然成了二三四五的支柱之一。

但好景不长,随着小贷业务的风险逐渐暴露,几乎所有涉及小贷的上市公司都暴雷了,二三四五也不例外。

2017年,由于风险管控不利,小贷业务导致公司坏账超过11.98亿元。

随着监管的收紧,公司的小贷业务逐渐清理,2019年起不再新增小贷业务。公司的金融板块在2017年营收超过20.93亿元,之后逐渐萎缩。

受互联网金融服务业务市场环境变化的影响,2019年度公司对金融科技服务业务进行了调整,2020年更是较2019年同期下降83.25%,转型为提供融资租赁、商业保理等商业金融服务。

这也意味着,公司曾积极布局的金融业务,在7年后铩羽而归。

转型失败后押宝理财

实际上,除了互联网小贷业务,二三四五还“四处出击”,一度成为云计算、大数据等热门概念股,在2018年更是搭上数字货币潮流,发行所谓的“星球币”碰瓷区块链。

在主营业务上,公司也曾锐意革新,在2018年同字节跳动合作,为今日头条旗下的“穿山甲联盟”进行广告推广服务,但最后的结果不是无疾而终,就是收效甚微。

不过奇怪的是,炒作概念虽不能挽救二三四五的颓势,但公司也没有因为四处碰壁而就此倒下,在资产负债率、现金流等关键性财务指标上仍保持着较好水平。

财报显示,公司2020年三季报的资产负债率为6.02%,相比2019年的10.06%甚至有所下降;在遭遇疫情冲击的情况下,截至2020年9月底,公司也仍有23.72亿的期末现金。

究其原因,仍有两大业务支撑着公司发展。

一是来自电脑客户端和手机APP端的传统广告收入,虽然不断萎缩,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仍有一定的规模;二是理财,公司的理财收益非常惊人。

这就不得不感慨公司管理层的“智慧”,在转型失败后,将账上大部分资金拿去购买理财产品。

以2019年财报为例,公司理财收益高达1.3亿元,占报告期净利的42.1%。

2017年以来,公司账面一直维持着50亿元左右的货币资金和理财产品,除了经营必要的现金以外,公司把几乎所有的资金都去买了理财。2019年,现金流量表显示,公司全年累计购买理财超过69亿元。

从这个角度看,公司管理层似乎深谙“居安思危”的道理,虽然面向客户提供高风险的小贷业务,但是善于把控自身的资金风险,放到理财产品中去保本增值。

受疫情影响,截至2020年9月底,公司广告业务相比上年同期营收规模腰斩,但与此同时,其在理财业务上收获颇丰,前三季度收益超过1亿元。

二三四五为何掉队?

尽管崛起的手段并不高明,但二三四五终究还是有过一段“光辉岁月”的。那么,近年来它为何掉队了?

分析人士指出,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二三四五核心竞争力薄弱,决定了其在业内孱弱的影响力。另外,公司采取轻资产运营方式,将主要精力都放在了资本运作上。

2020年三季报显示,110亿元的资产总额中,货币资金和理财为56亿元,占50%以上;商誉24亿元(年报爆雷后剩一半),占20%以上;应收账款、存货、固定资产等项目轻到几乎可以忽略;资产负债率只有6%。

利润表显示,公司常年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例在10%左右,而研发费用的主要构成是员工工资和房租物业费。公司账面没有专利权余额,可见公司并没有非常强的核心竞争力。相比国内一线互联网企业,二三四五的技术实力几乎还停留在十年前,能维护好老产品已实属不易,更别说开拓新产品了。

另外,作为一家科技公司的掌舵手,陈于冰虽在资本运作上颇有经验,但缺乏计算机相关领域履历,可谓是十足的门外汉。其2002年从上海复旦大学硕士毕业后,一直就职于国泰君安,2015年开始担任二三四五的总经理,2016年开始担任董事长并最终成功借壳上市。

这也不难理解,在上市之后,二三四五将经营重心转移至金融业务。

但随着监管趋严,公司在金融业务上屡屡受挫,最后落得清退的下场。而在人才和技术层面上缺乏优势的二三四五,只好将大部分现金投入理财产品。在理财收益还算不错的情况下,公司更加“不思进取”。

另外,公司管理层对于经营似乎也并不上心,而是将公司当成“摇钱树”。

虽然现在公司股价不足2元/股,但其也曾有过112元的风光时刻,这也给了股东不少获利机会。

数据显示,经过不断减持,陈于冰仅持有公司2.04%的股份,公司第一大股东韩猛的股份也仅有6.87%。从借壳上市以来,公司的各大股东就不断减持套现。

借壳前原大股东庞升东也将手里大部分股份进行了质押,占其持有股份的62.08%。

如此看来,二三四五想要翻身,似乎是难上加难,目前只能依靠理财收益勉强度日。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