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大多数国家基本放弃了 中国却从没停止努力

公平是一个纠结甚至痛苦的话题,说实话,没有哪个国家真正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了的。人们常说北欧国家做得好,其中有一部分是理想主义的想象,而且那些国家人口都很少,又很富裕,对这个世界不具有代表性。

中国人的公平观念很强,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公平正义是这个国家意识形态的根基。推动社会公平需要强大福利体系的支持,中国目前的国力对于建设面向世界最大人口群体的福利体系显然仍力不从心,但出于国家宗旨的召唤,社会主流力量在这个方向上非常努力,这是一个真实情况。

我们在生活中看到很多相比于理想主义公平状态的不足,但它们大多是人类社会普遍性的问题和中国这个发展阶段的共性缺陷。比如家庭背景差异导致年轻人起步的难易程度不同,这是迄今无解的世界性问题。再比如全民免费医疗、尤其是高质量的免费医疗需要巨大财力支持,世界上极少有国家真正做到了,一些国家的免费医疗虽向全民普及了,质量也不同程度上打了折扣,有钱人往往选择私立医院的补充服务。美国在这方面是远远没有做到的。中国的医保体系正在向全国推开,它的质量完善还有很长路要走。

总的看,与外部世界相比,中国的公平与发达国家存在福利体系建设和全社会福利基准的差距,使得他们那里的穷人在我们看来也说得过去,这方面的差距需要中国用进一步的发展逐渐补上,它需要时间。另一方面,中国的公平建设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相比则远远走在了前面。

财富差距和阶层权利的差异在多数发展中国家要比在中国严重得多。举个简单例子,在印尼、印度那样的国家,中产阶层过得好一点的家庭往往都雇佣着多名仆人,因为仆人和雇主的收入差距十分悬殊。我走访了印度一家报纸国际部主任的家庭,他家就雇了3名仆人,一名司机,一名厨师,一名打扫卫生的。中国任何媒体的国际部主任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我在墨西哥一位前驻外大使的家里吃饭,可不是使馆的官邸,是他在国内的私宅,我们用餐时有钢琴师伴奏,有仆人服务,中国任何驻外大使在国内的家都不可能有这样一份生活。

还有一点很重要,中国绝大多数富人都不敢炫富,公共意识形态向普通人的心理倾斜。当然会有个别“富二代”表现张扬,但他们那样做受到舆论包容乃至追捧都是不可持续的,最终付出某种代价反而是高概率的。中国不是资本说了算的国家,像印度巨富那样敢在孟买市中心高调建一幢几十层的私宅,刻意向民众展示自己的高贵,这在中国完全不可思议。

中国走上了市场经济的发展模式,这既释放了人性中对财富的欲望,带来了经济增长的动力,也让社会实现相对理想的公平面临了更多挑战。然而必须说,中国政府对这个问题高度重视,也投入了巨大精力探索实现效率与公平之间的平衡。大多数国家基本上放弃了,任由与公平相反的差距扩大化。

中国围绕公平问题一直处在一种动态中。一方面仍有很多不公平现象,另一方面每隔一段时间,我们的公平建设就能往前迈出一步。今天中国社会里的公平杠杆不知要比老胡年轻时多了多少倍,但可以被当作不公平的那些证据仍然一抓一个准。我觉得不能从单一角度对中国的公平问题下结论,这个问题太复杂了,需要多个角度以及超越个人境遇和情绪的客观性来对它进行把握。

总结说来就是,中国的公平现状仍不够理想,同时中国从没有疏忽、放弃建设公平的努力,而且我们这方面的前进速度值得称赞。老胡说的是实话,我不想在这个高度敏感的话题上为取悦某些力量和情绪而昧自己的良心。

来源:胡锡进观察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